文艺青年,非常瘟疫 文艺≈装逼,这个约等号会越来越接近等号的。 再見陳生-chihato: 原作者:黃粱一夢二十年 看完这个也许你会明白为何我是如此的反感现今的所谓文艺青年们。 最初的原文应该是在这位作者的博客大巴上,后不知为何删除了, 只有从九点上翻来。 周末去了趟鼓浪屿。真的又不一样了。像他们都在说的,又冒出很多家庭旅馆、咖啡馆、手工艺馆、小食品馆,和岛上的海鲜店、馅饼店、宰人不宰人店,争地盘,抢食。 上岛旅游的人也变了。那种组团的摇着小红旗的带着太阳帽或者斗笠或者牛仔帽的穿着小马甲的跟着喇叭走的赖在电瓶车里的满口东北腔的嗓门特大的手里拎着红红绿绿无纺布袋的,少了,扛着大相机长炮筒的穿得有范儿眼神迷离的看见老房...
彩云之南--大理印象 在路上,寻找自己: 洱海黄昏 Leica M9P + M21mm 1:3.4ASPH 上次去云南是几年前的事了,记得当时觉得工作压力特别大,就跑到丽江找了一家非常喜欢的客栈住下,客栈在木府后面的山坡上,可以鸟瞰整个大研古城,远处是玉龙雪山。每天睡到阳光从窗户外面照进来才醒,醒来后坐在院子里,上上网,跟其他的驴友海阔天空,下午跑去束河古镇喝鸡汤,晚上去四方街边上的酒吧喝酒,日子过的非常惬意,接着又跑去泸沽湖边找了家客栈住下,我记得是一个台湾人开的,叫里格的春天。每天傍晚出去拍照片,记得在泸沽湖边有一次拍...
母语教育 蔡澜: 中文水准愈来愈低落,别说英文了。 我们小学念最基本的朱自清《背影》,听说已在教科书中删除。当今有很多年轻人告诉我他们看不懂金庸先生的书,说是「古文」,真是不看轻他们不可。 初中时的《战国策》、《庖丁解牛》到哪里去了?怪不得政府要推行「母语教育」,但是香港的所谓「母语」,不过是广东话罢了。有母无用。 和大陆已渐融在一起了,国语比英语强得多,但是广东方言是「国语」吗? 北方人取笑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官话。」官语,当然指国语、普通话了,是最普通的语言。香港人都说得不好,怎么见人,但香港人勇气极佳,到了内地,以为把广东话说歪了,就是国语。 前一阵子...
狐叔有很多小念头,小想法,有很多很多的"想”

©  | Powered by LOFTER